登录按钮
欢迎访问淮安市洪泽区人民法院网站!
【调研天地】关于善意第三人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9-02-13 08:31:36          【点击次数】:
365bet体育在线官

我院严银同志撰写的《关于善意第三人的思考》一文,刊登在《江苏法制报》2019年2月12日第A07版,下面是详细内容。

善意第三人主要源自物权法“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该规定在物权法中多次出现,如第24条关于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物权的规定、第129条关于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规定、第158条关于地役权的规定、第188条关于动产抵押和第189条关于浮动抵押的规定。上述法律规定既涉及动产,又涉及不动产,既涉及所有权,又涉及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均体现了公示对抗主义的立法思路,但上述规定均未明确第三人的具体范围。此处的善意第三人包括哪些人,排除哪些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也互不统一。笔者作为基层法院的一名法官,试从立法原理和司法实践的角度,对此问题进行探讨分析,希望本文能有利于形成共识,统一裁判。

善意第三人的立法困境

善意第三人与争议标的物实际物权人之间的矛盾冲突难以调和,两者利益难以兼顾。善意第三人的范围过大,会限制实际物权人的权利范围,使实际物权人陷入随时被侵害的不利境地,并引发实际物权人与名义物权人之间的次生纠纷;善意第三人的范围过窄,又不利于第三人权益的保护,会侵害第三人的信赖利益,影响市场秩序和交易安全,损害社会诚信和物权公示权威。善意第三人范围的大小与立法者对市场秩序和交易安全以及物权公示权威的重视程度有关,其实就是在实际物权人和善意第三人之间作出取舍。

物权立法主要分为形式主义(公示生效主义)和意思主义(公示对抗主义),其中形式主义又细分为物权形式主义和债权形式主义。从物权立法技术来看,意思主义与形式主义通常不会并用,如法国、日本为意思主义,德国、我国台湾地区为物权形式主义,而我国既有债权形式主义,又有意思主义,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当事人及法律工作人员认识上的混乱,尤其是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的物权,既要坚持公示(交付)生效主义,又要遵循公示(登记)对抗主义,让人无所适从。

我国物权法之所以在坚持物权公示生效主义的前提下,又对部分物权实行公示对抗主义,主要是基于我国国情的考虑。一方面我国物权登记制度在物权法立法时尚不完善,登记部门多,手续繁,如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至今仍在推进过程中;另一方面物权人的登记意识不强,大量应该登记的物权却没有登记,如果直接认定无效,势必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如果国家不主动推进,很少有农户会主动进行登记。立法者试图通过公示对抗主义对上述现状进行兼顾,但又没有明确第三人的范围,造成了理论认识上的混乱和司法实践的不统一。司法实践中,经常发现有些未登记的物权人既要享受不登记的便捷性,又要主张登记的对抗性,甚至与债务人串通,虚构合同,转移财产,对整个社会秩序和社会诚信造成了消极的影响。

善意第三人的范围划分

公示对抗主义赋予物权人以选择权,即物权人可以申请登记,也可以不申请登记,但如果该物权发生争议,未登记的物权人将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即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从物权法律理论来看,物权人有机会选择登记,避免争议的发生,却不登记,正是物权人的这种“不作为”导致了纠纷的产生,理应对纠纷负责。若未登记物权人胜诉,必将对物权公示制度产生消极的影响,不利于社会诚信建设。无论是公示生效主义,还是公示对抗主义,只要是公示主义,就应选择已公示的名义物权作为裁判的依据,其结果虽然牺牲了实际物权人的利益,但维护了交易安全,对其他未公示的实际物权人起到警示教育作用,有利于避免类似纠纷的再次发生。虽然公示生效主义与公示对抗主义各自的立法方法和手段并不一致,但最终的立法目的和落脚点是一致的,即通过完善的物权体系来维护交易安全,促进社会诚信。

划分第三人的范围应遵循我国物权法的立法原理及思路,同时兼顾我国的基本国情。笔者试着从债的角度对第三人的范围划分问题进行探讨,约定之债的当事人有可能基于信赖登记于名义物权人名下的财产才与之发生交易,对抗这样的第三人将损害当事人的信赖利益和物权公示的权威性;法定之债的当事人并非主动与名义物权人交易之人,无信赖利益可言,对抗这样的第三人,虽然同样不利于物权公示的权威性,但并不涉及信赖利益的保护问题,不会影响市场秩序和交易安全。笔者认为,物权法规定的善意第三人的范围应是一致的,均应限于约定之债的当事人,即与物权人交易之人,包括所有权买受人、担保物权和用益物权设立人及普通债权人。

特殊动产善意第三人的例外

物权法第24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特殊动产,其本质属动产,交付属必要公示要件,登记则为任意公示要件;经交付公示后,已发生物权变动效力,而经登记公示却未必能发生物权变动效力,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0条已对此作出明确规定。只要受让人已支付对价,转让人已实际交付,即使未经登记,也应视为物权已发生变动,转让人的债权人不能以善意第三人的身份主张转让无效。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6条和第20条再次强调了交付的重要性,并且将普通债权人明确排除在善意第三人之外。因此,物权法第24条特殊动产的善意第三人只剩下所有权买受人和担保物权和用益物权设立人,而善意的所有权买受人和担保物权和用益物权设立人也可以通过善意取得制度获得救济。上述司法解释的出台,对物权法第24条善意第三人范围作出了限缩性解释,避免了该条款与物权法动产交付公示制度相关规定的冲突,其实已将物权法第24条“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架空,该条款对特殊动产转让人的普通债权人已丧失适用空间,而对特殊动产所有权买受人及担保物权和用益物权设立人已无适用必要。


法院简介 | 法庭内外 | 法官风采 | 网上法院 | 法苑文化 | 视频展示 | 媒体聚焦 | 专题报道 | 裁判文书 | 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淮安市洪泽区人民法院 地址:淮安市洪泽区洪泽湖大道96号 技术支持:常州普瑞斯
您是第 位访客 苏ICP备12038985号